<font id="9f1nv"><address id="9f1nv"><b id="9f1nv"></b></address></font>

        <menuitem id="9f1nv"><sub id="9f1nv"><address id="9f1nv"></address></sub></menuitem><video id="9f1nv"><nobr id="9f1nv"><big id="9f1nv"></big></nobr></video><menuitem id="9f1nv"><cite id="9f1nv"></cite></menuitem>

          <rp id="9f1nv"></rp>

          <b id="9f1nv"></b>

          <track id="9f1nv"><th id="9f1nv"><span id="9f1nv"></span></th></track>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9f1nv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pre id="9f1nv"></pre>

              歡迎光臨貝萊助孕公司官網!
              高薪捐卵招聘公司正規專業的愛心捐卵招聘機構
              詳細咨詢添加客服微信:beilai99
              聯系我們
              微信二維碼:beilai99

              貝萊助孕公司

              微信:beilai99

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捐卵流程

              生兒子的秘方 生兒子秘訣和技巧

              時間:2023-10-21來源:貝萊助孕公司

              為了生個兒子,媽媽四處尋求秘方。  
              民間古法記載有云:栽花換斗。  
              只要澆灌蓮招花,便可生出了夢寐以求的兒子。  
              而為了保全這個天生壞種的兒子,  
              他們不惜為我這個親生女兒披上了一層黑狗皮。  
              我感覺我在做一場很離奇的夢。  
              夢里面,我的背上貼著一張黑色的狗皮,緊緊地粘著肌膚,怎么撕都撕不下來。  
              夢里面,我整日蹲在鐵籠里,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,看著弟弟把家里弄得雞飛狗跳,烏煙瘴氣。  
              因為他讀書的事情,爸爸拉關系跑斷了腿。  
              只是沒有一所學校愿意接收這樣一個惡劣甚至惡毒的孩子。  
              在此之前,我們只是以為弟弟只是比較淘氣,他會惡作劇般抓著小蟲子偷偷藏進同學的課桌板,在一旁饒有興致地看他們嚇得尖叫。  
              會拉女生的辮子,把她的長辮子綁在椅背上,看她起身疼得齜牙咧嘴,他就在一旁笑得樂不可支。  
              老師把這些事情告訴媽媽,要求弟弟當著全班人的面跟同學道歉,可媽媽卻不以為意,覺得是老師小題大作。  
              漸漸的,爸爸被請到學校的次數越來越多,都成了校長辦公室的???。而弟弟也成了別人口中的問題學生。  
              弟弟的老師總覺得沒有天生的壞學生,只有不會教的老師??杉幢闼偌毿闹艿?,還是被氣得動了胎氣。  
              本來,那老師的家里人都為她請好假回去休息,不知怎么的,就被弟弟不小心撞下了樓梯,導致那老師早產,索性最后嬰兒沒事。  
              這件事轟轟火火了好一陣,搞得人盡皆知。  
              媽媽拿著禮品帶著弟弟上門看望那老師好幾次,都被人趕了出來。  
              最后弟弟被開除,沒有一家學校愿意收容他。  
              媽媽便干脆辭了工作,自己在家亦步亦趨地看著他。  
              那天回到家,我看到弟弟臉上滿是戾氣,惡狠狠地自言自語:“我要殺了他!我一定要殺了他!”  
              我不知道那個他是誰,但我知道,弟弟是個不達目的不罷休的人。  
              晚上爸爸給我倒剩飯時,我拉住了他的衣袖。  
              他奇怪地看著我,我將身體往邊上移了移,露出地上用骨頭拼得幾個字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他要殺人!”爸爸看得眼睛一圓,最后卻是什么也沒說,轉身走了。  
              任憑我在背后“啊啊啊”地叫他,他也沒理我。  
              第二天,趁著媽媽在廚房忙活,我眼睜睜看著弟弟偷溜出去。  
              我啊啊啊地叫,想提醒媽媽。  
              可媽媽頭也不回地咒罵:“死狗,就你事煩!”  
              弟弟經過我的鐵籠時,惡狠狠地踢了我一腳,才一臉得意地離開。  
              等到媽媽發現弟弟消失不見時,她又拿我出氣,將做好滾燙的飯菜砸在我的身上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死狗,連個人也看不住,要你有什么用!”  
              好在弟弟很快就回來了,只說出去散個步而已。  
              媽媽看他連衣服都沒皺,心想著應該沒出去打架,也就放了心。  
              只是下午的時候,爸爸緊張兮兮地跑回來,拉住媽媽低聲開口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那個早產的老師你知道吧?”  
              媽媽聽到還有些不樂意:“當然知道,上門看了她好幾次都把我和龍龍趕出來,都怪她,學校才執意開除龍龍?!?nbsp; 
              爸爸眉頭皺得緊緊的:“她剛生的孩子被人抱走了!”  
              媽媽“蹭”一下瞪大眼睛,下意識看向屋里正認真看電視的弟弟。  
              吞了吞唾沫才開口:“好端端的,怎么會被人抱走?”  
              “我回來就是問問你,龍龍今天出門過沒有,我擔心……”  
              媽媽突然厲聲打斷他:“沒有!龍龍沒出去過!”  
              話雖這么說,爸爸卻在她臉上捕捉到了一絲極力掩飾的驚恐。  
  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我透過門縫看到電視里有個女人抓著警察哭喊著,而坐在對面的弟弟臉上浮現著一抹詭異的笑容。  
              晚上弟弟起來上廁所,我“啊啊啊”地叫住他。  
              他難得好脾氣地蹲到我的邊上:“干什么呀!我的好姐姐!”  
              我渾身一顫,他調皮地吐吐舌頭:“哦對了,差點忘了,應該叫你小黑!”  
              他嬉皮笑臉的樣子真讓人討厭,我壓著火氣示意他看地上用骨頭拼的字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他在哪?”  
              弟弟睜著無辜的大眼睛看我:“他是誰?那個小嬰兒嗎?”  
              我的心“砰砰”直跳,我猜想的果然沒錯,這事和他脫不了干系。  
              弟弟笑著開口:“告訴你也沒關系,反正你也開不了口!”  
              他裝作冥思苦想的樣子撓了撓頭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其實我也不知道他在哪,他太吵了,吵得我心煩,我就把他扔到下水道去了!現在也不知道會沖到哪里去……”  
              我聽得全身發寒,眼前的少年不過十幾歲,明明是天真爛漫的年紀,卻猶如一個地獄惡魔。  
              弟弟壓低聲音,又朝我靠近幾分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你一定很奇怪,自己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吧?”  
              我睜大眼睛死死地瞪著他,如果現在我可以說話,我一定拼命向他追問。  
              十年了,我身披狗皮,住在狗籠,生活了整整十年,我太想知道,這究竟是為何?  
              “還記得你喝的那碗血嗎?”  
              弟弟不緊不慢地看著我,興致盎然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我不愿意割破手喂你喝血,我便告訴爸媽,其實奶奶是陪我出去買雪糕才不小心掉下河的,你根本沒中邪?!?nbsp; 
              他看著我禁不住地發抖,眼底閃爍的光越發興奮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你猜他們怎么說?”  
              我盯著他嘴角那絲陰測測的笑意,他嘴巴一張一合,說出的話卻讓我毛骨悚然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爸媽說,你要是跟人亂說話我就完了,所以他們打算把你毒啞。我就跟他們提議給你喂黑雞血?!?nbsp; 
              “后來,你昏倒以后,我就跟他們說,我做噩夢了,夢到奶奶說很孤單,要來找我下去陪陪她?!?nbsp; 
              “爸媽很慌,突然看到了我曬在院子的黑狗皮,然后,他們就把黑狗皮貼到你背上,只要奶奶以為你是小黑,那她就會來找你下去陪她?!?nbsp; 
              弟弟說著說著就開始大笑,眼底是惡作劇得逞般的狡黠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姐姐啊,其實以前我也想把你砍成一斷一斷扔進下水道的!不過,現在想想還是這樣好玩,你說一個人被自己的父母當狗養著,多滑稽啊?!?nbsp; 
              我的嘴巴里早已說不出一個字,我透過他一臉哀鳴地看向后頭。  
              爸爸站在后面很久,盯著弟弟不住地發顫,終于在聽到他肆意的笑聲后,像是受了刺激一般,大步走上前來,一把抓起弟弟狠狠地抽打。  
              可弟弟也不是吃素的,起身就和他扭打在一起。  
              兩父子的打斗聲很快引出了媽媽,她將弟弟護在身后沖爸爸發火。  
              爸爸氣得一喘一喘,指著弟弟怒不可遏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你還護著他,這個孩子再不管教就完了?!?nbsp; 
              可到現在,媽媽還是不以為意,她不知道,這個可怕的惡魔就是她一手養出來的。  
              我的思緒飄回了許多年前的那一天。  
              晚上吃飯時,奶奶撇著嘴開口:“大姑家的阿秀生了,生了個大胖小子?!?nbsp; 
              我媽聞言低了頭,連菜都不敢夾一夾。  
              爸爸正扒著飯,聞言倒是抬頭憨憨一笑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這是好事??!一會我就帶香梅拎兩只雞去看看?!?nbsp; 
              “生兒子送兩只雞哪夠?你一會將槽里的豬殺了送去?!?nbsp; 
              我家有一頭豬,是爸爸一手養大的,膘肥體壯,油光發亮。  
              爸爸有些不舍得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當時招娣生的時候,他們家不是也只拎了兩只雞?”  
              奶奶夾著菜,拿眼橫我,干癟的臉皮上掛著冷笑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你真當賠錢貨是白叫的?一個女娃娃怎么跟人家比?”  
              媽媽生下我,氣血虧空,五年了肚子也沒點動靜。  
              爸爸又生性憨厚,家里大小事都是奶奶一人說了算。  
              不敢忤逆她,爸爸吃過飯就準備去牽出豬殺了,媽媽急匆匆地跟著出了門。  
              爸爸在時還好些,現在屋里沒了人。  
              奶奶就把菜全扒拉進自己碗里,拿眼冷冷橫我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看什么看,賠錢貨,吃再多都是養不熟的白眼狼?!?nbsp; 
              我默默下了桌,出去找了一圈,才聽見后院傳來媽媽神秘兮兮的聲音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等等把公豬的小肚給我留下?!?nbsp; 
              爸爸以為她嘴饞,開口笑道:“肚子肉軟趴趴有什么好吃,我給你留兩斤腿肉。偷偷砍短一截,不會讓人發現的?!?nbsp; 
              相比于爸爸的耐心,媽媽有些急躁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說了要小肚就要小肚,春嬸和我說了,吃了公豬的小肚就能生兒子!”  
              我縮回頭嘆氣,原來媽媽總說有我一個就夠了,可背地里卻四處求生子秘方。  
              而奶奶就更別提了,她自小看我就不順眼,動不動就用她那雙渾濁的眼睛死死地盯著我,活像是要把我吞了似的。  
              平日干重活粗活洋洋不落,飯卻是飽一頓饑一頓。  
              她常說,女娃子肚子養半飽,吃得太飽就容易作妖。  
              可是今夜,我實在是太餓了,肚子“咕咕”叫個不停,往日我都是拿一條褲腰帶系緊一點。  
              可今天實在受不了,就打算爬起來喝口涼水沖沖饑。  
              迷迷糊糊中看到廚房的桌子旁坐著個人。  
              我定睛一看,那人背對著,低頭“吭哧吭哧”,發出的怪異聲音像是野獸在撕咬獵物。  
              似乎覺察到背后有道灼熱的目光。  
              那人緩緩轉過身來,粘膩的血液糊著碎肉沾滿半張臉,微開的嘴里吐出一截鮮紅的長長的舌頭,有一下沒一下地舔舐著嘴角。  
              我看著她手里捧著半塊破爛的生肉,一下跌坐在地上。  
              居然是媽媽。  
              她眼神有些怪異,卻極力扯出一個微笑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招娣,你怎么起來了?”  
              她聲音輕飄飄地,我的后脖子都開始發涼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是不是餓了,媽給你蒸個饃饃?”  
              她一下站起來,那塊生肉“啪”一下掉在地上。  
              她驚叫了聲,緊張兮兮地蹲下身去撿。  
              一起身,便看見我早就逃得無影無蹤了。  
              我躺在床上,不敢去回想剛才的畫面。  
              半夢半醒時還在想應該是餓糊涂,出現幻覺了吧?  
              媽媽這么精細的一個人,家里打掃得一塵不染,怎么可能吃生肉?  
              我說服自己安心睡覺,不要瞎想。  
              迷迷糊糊時,有人摸上了我的背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招娣?招娣?”  
              她離得很近,我清楚地聞到她口腔里散發著濃重的血腥味。  
              我閉緊眼睛不作聲。  
              就當我以為她已經離開時,偷偷轉身查看。  
              卻見媽媽直愣愣坐在床尾,眼睛發紅,神情詭異地盯著我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我就想要生個兒子怎么了?”  
              大早上,奶奶就在廚房罵罵咧咧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要死了,哪只死野貓跑家里來偷吃?”  
              我看著滿地的血跡,抿緊了唇,不敢說話。  
              媽媽倒是熱切地迎上去,好脾氣地開口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媽,你別生氣,我來擦?!?nbsp; 
              打掃完屋子,我就跟著爸媽一起去了姑奶家。  
              阿秀姨躺在床上,身子還有些虛弱。  
              姑奶則是抱著大胖孫樂不思蜀。  
              媽媽逗弄著胖娃娃,眼里的羨慕怎么也遮不住。  
              她坐到阿秀身旁抓著她的手,有些不好意思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阿秀啊,姐求你個事?!?nbsp; 
              “姐,你說?!?nbsp; 
              “我這肚子不是沒個信,我聽人說,讓剛生娃的產婦摸摸我的肚子,會有好運道?!?nbsp; 
              “這算什么事?”阿秀姨微笑著伸手摸了摸她的肚子。  
              可媽媽還是皺眉,一臉為難的樣子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阿秀啊,你家娃娃長得真好看,能不能拍張照片給我,我拿回去天天看,到時候也生個一樣漂亮的胖娃娃?!?nbsp; 
              阿秀姨看著呵呵直笑的胖娃娃有些遲疑。  
              倒是姑奶在一旁幫襯:“香梅說得是,你把好運傳些給她,讓她也生個大胖小子?!?nbsp; 
              不等阿秀姨開口,媽媽便興高采烈地道謝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那就多謝大姑了?!?nbsp; 
              回了家,媽媽就啥事不管,將表弟的照片貼在她的床頭。  
              也不知從哪搞了一盆未開的花擺在下方。  
              從那天起,媽媽就跟著了魔一樣。  
              天天就跟供佛一樣捧著那盆花,即便奶奶在背后戳著她脊梁骨罵她偷懶吃閑飯,她也置之不理。  
              有一次我偷偷撞見,她戳破手指頭,拿血滴在花骨朵上,神神叨叨地念些什么。  
              我第一直覺就是媽媽可能中邪了。  
              我有些害怕,偷偷把這事講給鄰居的瞎眼婆婆聽。  
              瞎眼婆婆很可憐,聽說她的丈夫死了,兒子進了牢,只留下她一個人孤苦伶仃。  
              沒事我就愛和她講講話。  
              她向來和藹,沒想到今天一聽完,就臉色大變,顫巍巍抓著我的手搖頭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栽花換斗,這是要大禍上身??!”  
              她推搡著我出去,嘴里一個勁叮囑:“去,快去把那盆花摔了,不然就來不及了!”  
              我回到家,偷偷觀察媽媽。  
              她又在拿血澆花了。  
              我突然想起那天晚上,她望著我癡癡地笑。  
              明明是極致溫柔的笑意,我卻感覺那笑意背后透著森森的恐怖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囡囡,不要告訴你奶奶和爸爸,她們吃了公豬的小肚就可以生兒子了?!?nbsp; 
              媽媽一定是中邪了!  
              也許瞎眼婆婆說得對,只要我把花摔了,媽媽應該就能清醒了吧?  
              我趁著媽媽出去上廁所,偷偷溜進了她的房間。  
              墻上還貼著小表弟的照片,虎頭虎腦的十分可愛。  
              只是正下方,除了那盆花,還擺著一個碗。  
              碗里盛了一碗米,上頭插著三根短短的香。  
              這看著有些像清明節祭祀。  
              我看著上頭表弟的照片,心里有種說不出的滋味。  
              我想起瞎眼婆婆的話,索性一鼓作氣,捧起花盆。  
              正要摔下時,背后響起媽媽粗魯地低吼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你在做什么?給我放下!”  
              她如同一陣風卷了過來,我嚇得手一松,花盆應聲而落。  
              我猛然抬頭就對視上媽媽嗜血一般的眼睛。  
              她不敢置信地看著摔落在地,蔫了巴幾的花枝。  
              一把抄起裝了米的碗就往我頭上狠狠地砸來。  
              一下一下,她似發瘋一般拿著碗瘋狂地砸著我。  
              我的額頭砸破了,血珠滴答滴答往下流。  
              我哭著求她,她好像聽不見一樣。  
              直到爸爸慌里慌張地沖進屋來。  
              “不好了!不好了!阿秀的孩子沒了……”
              亚洲人成人一区二区三区_韩国精品无码一区二区在线_伊人精品久久久久中文字幕,亚洲人成人一区二区三区_韩国精品无码一区二区在线_伊人精品久久久久中文字幕,亚洲人成人一区二区三区_韩国精品无码一区二区在线_伊人精品久久久久中文字幕